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文化 > 

第二天灼热还埋在深处 把它堵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

时间:2021-10-15人气:0编辑:
 “少川,端盆热水进来!”

    房间里传出一声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少年匆忙的扔掉才抽了一半的香烟,端了盆热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正在手术台前操作着,动作娴熟,眼前的血腥场面在她眼中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“好了,再给她注射半个量的麻药!”

    女人轻轻的嘘出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叶少川点了点头,从旁边桌子上找出支针筒,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女人脱去橡胶手套,洗掉手上的血迹,然后摘去了口罩,露出了一张绝美的脸庞,但是眉目间尽是冷意。

    “来,吕姐,先喝杯茶,休息一下!”

    叶少川给病人注射好麻药,连忙从旁边拿起杯早就泡好的茶,递到了女人的手上。

    然后走到她的身后,在背上轻轻按摩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这么拍马屁!”

    吕清雪冷冷的拒绝道,但是眉间的冷意却是消散了些。

    叶少川嘿嘿一笑,手上的动作虽然停了下来,但是身体却是没动,依然站在吕清雪的身后。

    见到吕清雪就要转过身来,叶少川连忙端正眼神,笑着道:“吕姐,最近诊所的生意越来越好了啊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高兴的,都是些来打胎的女孩子,都是那些负心男造的孽!”

    吕清雪淡淡的道,眼中闪过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她忽然抬起头,打量了下叶少川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这身皮囊也不差,想必以前也祸害过不少女孩子吧?”

    她轻轻摆弄着手中那柄锋利之极的手术刀,寒光凛冽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是她半年前在诊所门口捡来的,当时身负重伤,把他救回来之后,就一直跟在她身边打杂帮忙,对于他的来历,她也问起过,但每次叶少川都是一笑了之,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叶少川闻言,又见到吕清雪手中的手术刀,连忙大声喊起屈来,“吕姐,我还是处男呢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吕清雪轻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倒真有些医术的天赋,半年时间,现在甚至都能独立做一些小手术了,让你待在我这个地下小诊所可是有点屈才了!”

    吕清雪望了他一眼,叹道。

    叶少川听到吕清雪的话,脸上顿时变得严肃起来,道:“吕姐,我的命可以说是你给的,你这样说,莫非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吕清雪低头抿了口茶,白了他一眼,风情尽显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川立刻转怒为喜,乘吕清雪低头的瞬间,在她雪白的脖颈间轻轻的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叶少川,你放肆!”

    吕清雪噌的站了起来,柳眉横竖,脸上挂着一层薄霜,嗔怒道。

    “吕姐,我错了!”

    叶少川怪叫了一声,像只兔子一样朝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吕清雪刚想去追,忽然手术台上传来一声轻声的呻吟,病人身上的麻药时间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朝手术台走去,但是脖颈上刚才被叶少川吻到的地方,却是慢慢的浮起了一层红晕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了当初捡到叶少川的时候,这个少年身上有三十多处刀伤,有几处深可见骨,甚至有一刀离心脏只要几毫米的距离,当时已经奄奄一息,躺在自家的诊所门口。

    出于同情的吕清雪将他搬到了手术台上,清洗处理了创口,她原本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,这种重伤,换任何一个强壮的男人,都很难活下来,但是这个如同野草般倔强的少年,居然硬生生的撑了过来,而且只用了几周的时间,就直接恢复到了可以下床走路的程度。

    哪怕吕清雪自己是元洲医科大学的医学硕士,又在元洲市立医院临床多年,也没有见过这样强大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来历?

    不过她却清楚叶少川的善良,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她才收留了叶少川,对于后者的来历,也并没有再多问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日子,也不错!”

    清洗了一番的叶少川坐在诊所里,想着吕清雪的娇美,心中一阵满足,时不时的傻笑不停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突然,诊所的大门被猛地踹开,一个粗鲁蛮横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医生呢,快来给老子看看伤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便是一个流里流气,染着黄毛,肩膀上露着刺青的男子大步跨了进来,此刻那满是刺青的手臂上正汩汩流血,绽裂开一条狰狞的伤口。

    叶少川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新来的?哼,快,吕清雪呢,让她出来,她男人受伤了。”男子冷哼一声,砰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叶少川闻言脸色顿时一沉,一看对方的样子,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,竟然还敢说是吕姐的男人,除非吕姐瞎了眼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张力,又是你,这里不欢迎你,给我滚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吕清雪从后面走了出来,精致绝美的脸上冷若冰霜,手中依旧拿锋利的手术刀,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张力怪笑了两声,也不站起来,贪婪的看着吕清雪,嘴里却道:“吕清雪,我现在可是病人,你让我走?难道你这小诊所是不打算开了?”

    “就算关了门,也不帮你看病,滚吧!”吕清雪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,冷声道:“叶少川,把他给我请出去!”

    那个请字,说的尤其用力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尽管非常好奇这叫张力的家伙以前是怎么惹得吕姐如此生气,但是听到吕清雪的吩咐,叶少川还是迅速的走了过来,朝张力道:“还不快滚?”

 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叶少川的面前,让他微微一愣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张力以为叶少川害怕了,轻蔑的一笑,再次朝吕清雪道:“过来给老子包扎一下伤口,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张力,你不要得寸进尺,信不信我报警?”吕清雪深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火,声音依旧冰冷。

    “报警?”

    张力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哈哈大笑:“你报啊,我就在这里看着你报警,快,赶紧的,我倒要看看是警察快,还是我刀快,在警察来之前,就算砍不死这小子,也足够弄残他了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目光落在叶少川身上,满脸嚣张,手中砍刀比划了一下,仿佛考虑着从哪里下手。

    叶少川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吕清雪气的脸色铁青,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无赖,抓着手术刀的玉手,青筋暴露,显然是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好半晌之后,她才长长的吐了口气,声音恢复了平静:“放下刀吧,我这就帮你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她已经转身朝柜台走去,不多时便拿了棉球、纱布和药膏走了过来,俏脸清冷,看不出喜怒,只是眼神如寒潭。

    “这才像话嘛!”

    见吕清雪服软,张力得意的一笑,也不放下刀,只是将流血的手臂一伸,递到了吕清雪的面前。

    身为医科大学的高材生,吕清雪的医术还是很不错的,熟练地用酒精消毒、棉球擦拭,然后上药包扎,动作优美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张力自始至终都死死地盯着吕清雪的俏脸,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与色欲,不知何时另一只手上已经没有了刀,反而不动声色的想要朝吕清雪的胸口探来。

    叶少川在一旁看着,不知不觉已经眯起了眼睛,一道道的寒芒掠过,散发着凛冽的气息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别动,否则不信不信我一刀捅死了你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吕清雪开口了,一柄寒光湛湛的手术刀从衣袖中滑出,落入了她的手中,直指张力的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由于她正在帮张力包扎,二人离得太近,手术刀距离张力的心脏不到十五公分。

    看吕清雪的表情,冷漠无比,拿着手术刀的手丝毫不抖,仿佛只要张力再乱动一下,她就毫不犹豫的刺下去。

    张力一瞬间清醒了过来,他对吕清雪有些了解的,知道曾有人想占吕清雪的便宜,被她在身上刺了十几刀,诡异的是,这十几刀刀刀都避开了要害,最后警察来了,吕清雪除了赔了点钱,屁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毫不怀疑,只要自己敢动,接下来这手术刀绝对会在自己身上留下十几刀,或者更多的血洞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算伤势不严重,恐怕疼也得疼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力脸色都有些发白了,干笑了两声,连忙道:“清雪,我开玩笑的,你不要冲动。那个,我虽然喜欢你,但还没有龌龊到不经你同意就占你便宜的程度,这手术刀扎一下挺疼的,你离我远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怕死么?”

    吕清俏脸上浮现出嘲弄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怕死,怕疼啊……”张力继续干笑着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吕清雪冷哼一声,站了起来:“行了,你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,付了医药费就赶紧滚,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要医药费呀?”

    见吕清雪拿开了手术刀,张力又固态萌发了起来,怪笑两声就要去抓一旁的砍刀,却抓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他一抬头,发现自己的砍刀正被叶少川拿在手上。

    没有了砍刀,他就像是没有了依仗,也嚣张不起来了,怨毒的看了叶少川一眼,依旧贪婪的看着吕清雪的俏脸,无赖道:“我这把刀很值钱,就当成是医药费吧,不过你的保护费一直没交,明天我带人来收,你可记得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吕清雪的身上打量,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,轻佻放荡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吕清雪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这就走,不用送了。”张力哈哈大笑着,起身朝外面走去,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回过头来,看着叶少川,狞笑道:“小子,以后出门看着点路,小心别给手里的刀砍死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狂笑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少川眉头掀了掀,却没有说什么,反倒是吕清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随着砰的一声门关上,俏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“吕姐!”

    叶少川将吕清雪的担忧收入眼中,却没有多说,只是问道:“这刀怎么办,要不要还给他?”

    “还给他干什么,你收起来吧,别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吕清雪厌恶的看了那把砍刀一眼,随后目光又落在了叶少川的身上,迟疑了一下,道:“小叶,你回头躲着点那个家伙吧!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知道吕清雪是担心自己,叶少川心中一暖,脸上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那个女孩怎么样了,你收拾一下,一会儿关上门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吕清雪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,转身走向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好的,吕姐。”

    叶少川满口答应着,等到吕清雪消失在门后,他才摇了摇头,将诊所里的东西随便收拾了一下,然后喊了一声:“吕姐,我饿了,去买点夜宵啊,很快就回来。”
标签:

显示全部

收起

相关热门文章
热门推荐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
最新更新 | 文章排行 | 网站地图 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