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文化 > 

看了让人想做的文章 老公晚上怎么玩你的

时间:2021-10-15人气:0编辑:
只是车内的气压和昨晚的餐厅一样,低的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,暗暗吃惊,

    先生从来不会去将就别人的时间,就是为了送小女孩上学,更何况还指定以后让他来接送。

    要知道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专车。

    中间的挡板被缓缓的升起。

    苏念乖乖的坐在真皮座椅上,江薄年正在翻看资料之类的东西,完全忽视她的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苏念没有遇见过这样脾性的人,就连以前也没有过……

    江薄年是在生气吗?

    是因为昨天发生在客厅里的事情?

    当时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话,并不是那个意思,怕在场其他人误会,

    苏念站起来壮士断腕一般的语气;

    “不只是柏川哥哥!每一个人我都喜欢!”

    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,还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红肿的脸激动到充血,急的苏念浑身都又热又痒,

    最后还是江柏川站起来,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,嘴边是若有似无的笑。

    “哥哥逗你玩呢。”

    就从那开始,江家的气氛就很奇怪,连苏瑶都一改平时的开朗,一直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江城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昨天晚上江城和苏瑶一起,应该很开心才对。

    怎么会回来就板着死人脸,凶狠的表情,就好像她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昨晚在房间门口,江城咬牙切齿的样子,随时都能上来撕碎她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她当着苏瑶的面说喜欢大家,所以江城生气了?

    苏念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车里苏念犹豫着开口:

    “哥哥,其实我可以自己去上学,不用你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停下翻报表的动作,抬起眼眸,目光没有一丝遮掩,非常直接。

    江薄年看人的时候,眼神都是带着距离,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,都给人一种压迫的距离感。

    苏念其实不怕江薄年,更多的是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苏念的话还没说完,男人却放下手中的报表,

    从暗柜里拿出一个粉色的盒子,上面系着粉色缎带,看起来非常精致,差不多江薄年手掌的大小。

    然后抬起另一只手,跟召唤小宠物一样的动作,对她勾勾手指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薄年的声音没什么起伏,说完嘴角紧紧的抿着,俊目微垂,也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苏念有一瞬间的呆愣,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,伸手接过粉色的盒子。

    怎么忽然要送她礼物?

    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只粉钻小兔子,跟她的手掌差不多大小,

    跟苏念原来的兔子布偶外形一模一样,上面也有一个吊扣。

    苏念放在手掌上,即使在车内,钻石的清透的光芒也无法遮掩,是女孩子都会喜欢的礼物。

    吊扣内侧有一排字母,不是英文。

    顶级品牌的定制款,都喜欢把自己的标志刻在不显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苏念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她想起之前一直挂在书包上的布偶兔子,被她还给了乔琳。

    乔琳可能永远也不知道,小时候最好的朋友,早就已经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在书里,苏念最后的人生只是了了的几句,

    那个兔子布偶一直陪伴着苏念,直到最后自杀时,她的手里还攥着那个布偶,嘴里一直喃喃自语……

    要是没被接回来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苏念垂着眼眸,心里忽然涌出阵阵酸涩。

    苏念和乔琳,不仅仅是书里一个简单的名字而已……

    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江薄年抬头,就看见苏念失神的盯着小兔子,脸上带着茫然的神色,

    那时候在教室外面,

    他看着她一鼓作气把兔子摘下来后,脸上的神情也像现在这样,强装镇定,脸上却是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小孩子,离开朋友就会难过成这样。

    男人不着痕迹的露出微笑,想要伸手拍拍少女的脑袋,最后却捻起少女落在椅背上的发尾,细细的磨搓。

    手中柔软的触感,

    让人心软又无奈,原本心里的那股无名火也奇异的消失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念把兔子挂在书包上,

    她对礼物的价值没有具体的认知概念,什么价格买来的,根本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苏念抬起头认真表情:

    “谢谢哥哥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她又补充道:

    “其实哥哥不用在意这些,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我在学校会努力交到新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少女的眼睛,水润润的,抱着书包,表情一脸严肃认真。

    苏念伸出细白的手,比了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真的,在新学校,我有认识两个新同学,他们人都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弯着眉眼笑起来。

    宽敞的车内,昏暗的光线,

    女孩子的眼神亮晶晶的,黑白分明,仿佛晕着一层淡淡的光,红红的嘴唇一开一合,饱满娇嫩,

    封闭的车厢里,自始至终都萦绕着一股朦胧的甜味,挠人的很。

    江薄年垂下眼睫,淡淡的回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另一辆车里,

    苏瑶靠着车窗,失神的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玻璃上印着少年模糊的身影,

    苏瑶忽然抬起手,描绘车窗上的影像,只是手刚动没几下,才反应过来,好像被自己的动作惊到。

    蓦然的收回手,晕红着脸,咬着嘴唇,脸上带着慌乱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江城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苏瑶垂着头,低声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旁的少年回过头,下颚绷紧,看得出来心情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身体一僵,忽然攥紧手指,脸也转向窗外,不咸不淡的态度,让苏瑶有点受伤。

    “江城哥哥也喜欢念念吗?”

    “念念那么可爱,我也会忍不住想要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车厢内才响起少年暗哑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谁会喜欢那个笨蛋!”

    苏瑶的目光落在少年的侧脸上,完美精致的弧度,是让人一眼就惊艳的漂亮,却不是女气的那种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样不善的眼神,在看向别人的时候,女孩子也会忍不住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苏瑶攥紧书包背带,心里滋生出的情绪,让她一路上都莫名的浑身发烫。
标签:

显示全部

收起

相关热门文章
热门推荐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
最新更新 | 文章排行 | 网站地图 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