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文化 > 

一读下面就滴水的短文 在凳子上怎么安慰自己

时间:2021-10-15人气:0编辑:
“快进来,琦琦还睡呢,我去叫他。”林阿姨把王琅让进屋子,自己想去楼上叫林琦。
  
  “不用了阿姨,我自己去吧。”
  “也行,最左边那间就是琦琦的卧室,阿姨去做早点,你和琦琦等会来吃。”
  “好,谢谢阿姨。”
  
  上了二楼,王琅在林琦门口站了半天,才伸手推开了门。
  屋子整洁又干净,金色的朝阳透过了浅色的窗帘,淡淡照在墙角的植物上。
  中间有一张大大的床,走近一点,林琦正窝在被子里,抱着枕头呼呼睡。
  
  呵,小笨蛋和一年前一样,睡觉一点都不老实,胳膊腿肚子都晾在外面。
  
  头发比一年前长了一点,下巴更尖了,放在枕边的手还是很好看,白白的瘦瘦的。
  王琅蹲在床边,仔仔细细的的盯着林琦看。
  见他额前的碎发掉下来遮住了眼睛,于是伸手想帮他理好,却看到他睁开了眼睛。
  
  “……你醒了。”王琅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。
  林琦皱了皱眉头,抱着被子坐起来:“你来我家干什么?”
  “我,我就来看看你。”王琅站在床边,有点不敢看林琦。
  “我有什么好看的。”林琦冷笑,穿了拖鞋想往外走,却觉得有点头晕。
  
  “林琦。”王琅眼明手快的一把捞住他,“你慢点啊。”
  他血压一直就低,每天早上起来总会头晕,怎么一年了,这毛病还没好?
  
  “放开我。”林琦面无表情。
  “林琦……”王琅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  “滚。”林琦挣开他,自己出了门。
  
  王琅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五味成杂。
  
  “你和琅琅吵架了啊?怎么他饭也没吃就走了。”饭桌上,林阿姨絮絮叨叨,“都一年不见了,怎么一见面就吵架?”
  “没什么。”林琦低着头敷衍。
  “真是的,人琅琅大早上的就来找你,你怎么还和人家吵架?”林阿姨继续唠叨,“中午我打电话让他来咱家吃饭吧。”
  “妈你就别管了。”林琦胃口全无,推开椅子回了房。
  
  “哎你……”林阿姨很不满,自己掏出手机打电话。
  
  “喂,琅琅啊,我是林阿姨,中午来阿姨家吃饭吧。”
  “不用了。”王琅声音淡淡的,“我还有事,改天吧,谢谢阿姨。”
  “你们啊……”林阿姨挂了电话很不满,小屁孩才多大,怎么一个个看上去都心事重重的。
  
  林琦回到屋子,狠狠的摔上了门。
  
  刚才醒来的一刹那,差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一年前。
  那时候自己住在他家,每天早上一睁眼看到的,就是他的笑脸。
  自己血压低,每早醒来都会在床上赖一阵子,他就会安安静静地坐着陪自己,有时候还会伸手,帮自己揉揉太阳穴,让自己恍惚以为也是被爱着的。
  表象太温暖,幻想太美好,现实才尤显得残酷。
  我是不是你这辈子遇到过最大的笑话?
  
  王琅回了家,推门就见洛小夕正坐在沙发上啃西瓜。
  “你怎么来了。”王琅坐在他跟前。
  “霆霆说要来你家拷贝软件,我就跟着他一起过来了。”洛小夕吃的一脸西瓜子,“刚给你打电话你没接,他就自己去你电脑上拷了。”
  “什么?”王琅大惊失色,自己电脑待机,一打开就是自己和林琦的照片啊!
  
  冲到自己卧室,看到许霆正在百无聊赖的看杂志,身旁的电脑开着。
  “你!”王琅觉得有点尴尬,虽然是好兄弟,可有的事情总是不好让别人知道。
  “放心,我什么照片也没看到。”许霆神情自若的翻报纸。
  
  靠,还不如不说呢。王琅瞪他一眼,狠狠的合上电脑。
  “去找人家了吧,被赶出来了吧,吃瘪了吧,傻X了吧。”许霆拽着椅子坐到王琅身边,“该,谁让你早点不觉悟的?”
  “滚滚滚。”王琅不耐烦的赶人,“少来烦老子。”
  “行了行了,后天我带着小夕去西山,你要不要去散心?”许霆拍拍他的肩膀,“出去散散心,说不定就有别的办法了。”
  “去西山?那不是动物园么,看猴子啊?”王琅兴趣缺缺。
  “你表弟说要去看草泥马。”许霆也是满脸无奈。
  王琅哭笑不得。
  
  去西山的那天,洛小夕一大早就亢奋的在车里乱窜。
  “你给我系好安全带坐到座位上!”王琅一边开车一边咬牙切齿。
  “霆霆我的胡萝卜呢?那是我喂草泥马用的!”洛小夕整个人都差点钻到大书包里去翻。
  “我包里呢。”许霆把洛小夕拽到座椅上,捆好安全带,“搞得我现在满书包的胡萝卜味!”
  
  “羊驼就羊驼,什么草泥马!”王琅抽空扭头,横着眼瞪洛小夕,“小破孩不许学网上那些脏话!”
  洛小夕吐舌头,继续亢奋过度的扭来扭去,在心里默默的唱草泥马之歌。
  
  许霆被他晃得闹心,干脆闭上眼睛睡觉,心想自己以后找老婆一定要找个安静的。
  
  西山离市区挺远,开车大概都要两三个小时,开到一半的时候,王琅把车停到半路休息。
  洛小夕歪戴着鸭舌帽,一脸痞相的用抽烟的姿势吃薯条。
  
  “你看这小孩现在像什么样!”王琅皱眉。
  “叛逆期吧。”许霆看得好笑,点了支烟递到洛小夕嘴边,“抽一口?”
  洛小夕兴奋的狂点头,张嘴就扑了过去。
  “喂喂喂!”许霆忙不赢的躲开,妈的,手差点被这小孩咬了。
  洛小夕扑了个空,很委屈的看王琅。
  “看什么看,敢抽烟我就打你屁股!”王琅凶神恶煞的威胁,觉得心情好像好了些。
  
  没有林琦,有这么多朋友,也不至于太失落。
  
  洛小夕吃完一包薯条,拽过许霆的衬衫擦擦手,一脸的理所当然。
  许霆瞪大了眼,正准备掐小孩,突然就听到一阵钢琴曲。
  
  “喂。”王琅走去一边接电话。
  
  “表哥的手机不是一直震动吗?”洛小夕纳闷,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情调了?”
  许霆翻白眼。
  
  “我去偷听一下。”洛小夕嘿嘿笑着准备凑过去,却没料到王琅突然转身。
  “呃……表哥我要去尿尿。”洛小夕伸手捂着肚子。
  “上车回去!”王琅满脸着急的打开车门坐上去。
  “怎么了?”许霆和洛小夕被吓了一跳。
  “林琦出事了。”王琅开了车往回赶。
  “怎么了?”许霆问。
  “摔了。”王琅心里乱成一片,“许霆你来开车。”
  
  车子开到半路,洛小夕推推王琅,“表哥我要尿尿!”
  “忍着。”王琅瞪他。
  “忍不住。”洛小夕苦了脸,草泥马没看到也就算了,怎么现在连尿尿的自由也被剥夺了!
  “给!”王琅递给他一个空矿泉水瓶。
  
  “啊?”洛小夕挥拳抗议,“我已经长大了,也是有隐私的!”
  “谁看你!你有的难道我没有?”王琅心烦意乱,“再吵就把你扔下去!”
  洛小夕悲悲切切,解裤子尿尿。
  许霆忙里偷闲的看了一眼,满脸的鄙视:“切,小孩,这么点。”
  
  洛小夕虽然是个肉呼呼的小可爱,但本质上也还是个男人!关于这个还是很在意的!
  很,很小么?
  于是眼泪狂飙,跟这两个人渣在一起简直太,太屈辱了,太,太没人权了!
  此仇不报,誓,誓不为人!
  
  到医院之后,王琅冲到三楼骨科,就见门外,林琦和自己的爸爸妈妈都在外面。
  “琦琦怎么了?”王琅上气不接下气。
  “早上不知道怎么搞的,突然就从楼梯上掉下来了。”林阿姨眼睛通红。
  “没事吧?”王琅担心的往病房里看,林琦家的楼梯那么高,怎么会从那摔下来。
  “脑袋没事,身上有些外伤,就……胳膊骨折。”林阿姨忍不住又掉眼泪。
  “我能不能去看看他?”王琅着急,林琦怎么这么不小心!
  “去吧,别吵,他睡着了。”林叔叔点头。
  
  推了病房的门走进去,就见林琦正躺在病床上输液。
  右胳膊上打着厚厚的石膏,脸上也有些青肿和擦伤。
  王琅心疼的拿手轻轻摸了摸,小笨蛋这下肯定疼惨了。
  
  轻轻地搬了个椅子坐在他身边,想把他的胳膊放进被子里,却觉得有些凉。
  于是拧了个热毛巾,小心覆在他的手背上。
 林叔叔身体不好,所以晚上就回了家休息。
  林阿姨本来在一边守着,后半夜也觉得有些晕,于是王琅送她去了医院隔壁的酒店。
  
  然后回了病房,继续握着林琦的手陪他。
  小笨蛋啊,怎么连走路都会从楼梯上滚下来?
  
  站起来去旁边倒水喝,就见林琦的衣服正放在柜子上,有点乱,于是想帮他叠好。
  裤兜里的钥匙掉了出来,捡起来一看,上面挂着一个小贝壳,被人细心的上了清漆,钻了小孔。
  暗红的花纹,厚重的质感。
  是自己一年前无意中捡的那个。
  
  窗外透进些许月光,照的林琦脸色有点苍白,嘴唇也有些干。
  像是受了蛊惑一般,情不自禁的就低了头,在他唇上轻轻一碰。
  心里有蜜,暖暖的化开。
  
  第二天凌晨,林琦迷迷糊糊醒来,扭头就看到王琅正趴在自己的枕边。
 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,想要坐起来,却觉得右胳膊一阵刺痛,忍不住就低呼出声。
  
  “林琦。”王琅被惊醒,赶忙伸手扶住他,“别乱动啊,你想要什么,我帮你。”
  “你在这干什么?”林琦冷冷看着他搭在自己肩头的手,“松开。”
  王琅一愣,慢慢松了手,“我,你别生气。”
  “滚。”林琦扭头看着窗外,“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  
  “林琦。”王琅小声开口,“我喜欢你。”
  林琦脸对着窗户,看不出是什么表情。
  “我知道我之前混蛋,可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王琅握住他的手,“林琦,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我一定对你好,很好很好。”
  
  “你喜欢我?”林琦回头问他。
  “是。”王琅点头。
  “呵……”林琦笑,“可惜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”
  
  “我喜欢你,不过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  “这一年里我遇到了很多人,每个人都比你好,我还有什么理由喜欢你?”
  “一年没联系,我差不多早就把你忘了。”
  “你以为我是什么,就会一直站在原地等你,说爱就爱,说不爱就踢开?”
  
  “林琦——”
  “滚!”林琦伸手想推他,却被握住了手腕,下一秒,就被他含住了双唇。
  于是脑袋里空白一片。
  
  这个吻,两人都等了太久。
  
  “林琦。”好不容易放开他的双唇,王琅满脸认真的看着他,“我只真的喜欢你啊,原谅我,好不好?”
  话还没说完,脸上就挨了一个耳光。
  “你混蛋!”林琦眼眶通红。
  王琅没说话,只是把他拉到自己怀里,一点一点,抱得很紧很紧,紧到再不会失去。
  
  中午的时候,家里送来了饭菜,王琅拿了勺子想喂他。
  “我自己会吃!”林琦扭头躲开那个递到自己嘴边的勺子。
  “可你受伤了。”王琅看着林琦的右胳膊。
  
  林琦一语不发,冷冷的看着王琅。
  “行行行,你自己吃。”王琅把勺子放回饭盒里。
  
  吃了还没两口,王琅的妈妈就拎着水果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  “你个臭小子,琦琦胳膊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让他自己吃饭?”王阿姨很生气,差点拿着西瓜拍儿子,“还好意思跟林阿姨说要照顾琦琦,你就是这么照顾的?”
  
  王琅“哦”了一声,从林琦手里接过勺子,偷偷冲他眨眼睛。
  林琦看了眼王阿姨又看了眼王琅,有点无奈的张开了嘴。
  “这才像话。”王阿姨拍拍王琅的脑袋,“好好照顾琦琦啊,我先走了。”
  
  等王阿姨走后,病房里又恢复了安静,王琅生怕林琦又不让自己喂饭,于是拼了命的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。
  
  “林琦,你妈当你是汤司令啊,煲这么一大罐骨头汤。”
  “林琦,茼蒿吃不吃?”
  “林琦,吃完我带你出去逛逛吧,这医院后面有个挺大的音乐喷泉。”
  “林琦,……”
  “林琦,……”
  
  “吵死了。”林琦抬眼瞪他。
  王琅被瞪的心花怒放,除了那张冷冰冰的脸,小笨蛋总算有第二种表情给自己了。
  
  “好好好,我不说话。”王琅嘿嘿笑,闭着嘴继续伺候他。
  林琦看着他傻了吧唧的样子,有点生气又有点想笑。
  
  吃完饭后,林琦又缩回了被子里。
  王琅把饭盒收拾到旁边的茶几上,几口吃干净他剩的饭菜。
  
  “林琦我带你出去逛逛吧,吃完就睡不好。”王琅在床边叫他。
  “不去。”林琦想都不想的拒绝。
  “去吧。”王琅拉开窗帘,“你看外面多好,天蓝草绿的,老待在病房干什么。”
  
  林琦往外看了眼,没说话,于是王琅扶着他坐到床边,伸手帮他穿鞋子。
  
  “腿没受伤吧?”王琅问他。
  林琦不理他,自己站起来往外走。
  有点瘸啊,王琅皱眉,追上去扶住他。
  
  两人到了医院的草坪上,王琅先让林琦坐在树荫下,然后跑去给他买饮料。
  回来的时候就见洛小夕正盘腿坐在林琦身边。
  
  “嘿嘿,我表哥他可喜欢你了,每天都抱着你的照片睡觉!”王琅刚一走近,就听到洛小夕这么一句话,于是脸通红的冲上去捂小孩的嘴。
  “唔……”洛小夕反抗。
  “你来这干什么?”王琅捏着小孩的脸瞪他。
  “霆霆要做手术,我来看他。”洛小夕被捏的眼泪汪汪。
  “手术?许霆怎么了?”王琅吓了一跳,自己怎么不知道?
  
  洛小夕在草地上打滚:“嘿嘿……痔疮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  
  林琦本来在喝水,听到这么一句话后被呛到,一边笑一边咳嗽。
  许霆啊,自己之前也见过几次,又□□又不爱说话。
  那么一个人……得痔疮……怎么想怎么搞笑……
  
  小笨蛋笑了?还笑的这么开心?
  王琅一边帮林琦拍背,一边在心里热泪盈眶的感谢许霆的宝臀。
  
  “琦琦啊。”洛小夕蹭到林琦跟前,眨巴着眼睛看他。
  王琅在一边高度紧张,随时准备扑上去捂小孩的嘴,免得他又乱说话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林琦含笑看着自己眼前的小孩,肉嘟嘟的,怎么看怎么可爱。
  “其实我表哥人真挺好的,就是神经也有点粗,你就原谅他吧。”出乎王琅的意料,这次小孩很认真。
  “……”林琦也有点意外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  
  “我走了啊,去看霆霆了。”洛小夕从地上站起来,拍拍屁股往医院大楼走,一边走一边洋洋自得,谁说自己是小孩的,深沉起来也是很MAN的!你看啊,自己一句话,那两个人就都哑了!
  成就感铺天盖地,洛小夕欢乐的奔到洗手间,对着镜子摆POSE。
  哎呀挺带感啊!太爷们儿了!
  
  “噗……”旁边有人笑。
  “你笑什么!”洛小夕扭头瞪他,哼!西装男!
  那人伸手,捏了下洛小夕的脸蛋,然后笑着出了洗手间。
  
  被,被捏了?
  调,调戏?
  
  等洛小夕反应过来,气势汹汹的追出去后,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。
  呜呜呜……爷的清白……
  
  花园里,等洛小夕那句话说完,林琦就一直低着头不说话。
  “回去吧。”王琅扶着他站起来,知道他血压低,于是伸手把他抱在自己怀里,等了一阵子才放手。
  呵,小笨蛋又脸红了。
  
  等两人回了病房,林琦钻进被子睡觉,王琅在一边想,今天气氛好像还不错,那晚上要不要再接再厉趁机再亲一次?
  那必须是要的。
  昨晚守了一夜,也觉得有点累了,那先去旁边的沙发上靠一靠吧,等小笨蛋醒来,刚好能接着陪他。
  
  睡得正迷迷糊糊,突然就觉得有人在摇自己。
  “琦琦都发烧了,你还睡呢!”王阿姨拧他耳朵,“把我们赶回家说你要照顾琦琦,就是这么照顾的?啊?他在床上烧成39度,你在沙发上睡大觉?”
  “什么?”王琅被吓了一跳,“他发烧?”
  “他刚动完手术免疫力比较差,所以才会着凉。”一边的医生说,“下午的时候出去了吧?”
  “我带他去花园坐了坐。“王琅懊恼的想撞墙,自己怎么这么笨?
  
  于是再也不敢睡,一直坐在林琦身边守着他。
  林阿姨劝了王琅几次,他也不肯回去休息。
  
  到了凌晨两三点,林阿姨靠在沙发上睡觉,王琅还坐在床边。
  “冷。”林琦睡的迷糊,一边嘟囔一边把身子蜷成一团。
  
  冷?
  王琅的第一反应就是冲进被子里抱抱。
  可林阿姨还在这呢。
  那就去要个热水袋?
  
  到了值班台,小护士一脸无奈的看着王琅,大夏天的谁会准备热水袋?
  “可他一直说冷。”王琅不死心。
  “等明早烧退了就好了。”小护士劝他,“我们这真没准备热水袋。”
  
  王琅暴躁,想了想,去楼下便利店买了两个乐扣密封杯,装了些热水小心的放到林琦脚边。
标签:

显示全部

收起

相关热门文章
热门推荐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
最新更新 | 文章排行 | 网站地图 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