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文化 > 

多人运动的小短文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

时间:2021-10-15人气:0编辑:
二哥江柏川洁癖到令人发指的地步,他会不知道吗!

    江城非常生气,有种被愚弄后的恼羞成怒,声音也沉沉的带着狠劲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有洁癖,只是我一时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苏念强撑着快要软下去的身体,全身泛着粉红,连耳尖都变得滚烫起来,

    嘴里说出来的话仿佛都带着烫人的热度。

    “害怕?”

    手下的触感,娇嫩滑腻,像上好的暖玉,隐约又闻到了那股若有似无的甜味,

    江城眯起漂亮的眼睛,精瘦的身体像座小山一样逼近缩成一团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你怕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念低下头,嘴巴一张一合,喘息,

    心慌的快要跳出来,眼眶酸胀泛着水汽,浑身软绵无力,这是什么奇怪的反应?!

    为什么要给苏念设定这样的身体!

    她明明已经很小心了!

    ‘咚咚咚’

    剧烈的心跳声,清晰的好像在场的两个人都能清楚的听见。

    苏念的身体一半靠在门上,一半被江城拉住,长发倾泻下来,露出粉色的耳尖,红的滴血的唇珠。

    “你放手!”

    软糯的呵斥声,一点震慑力都没有,反而会让人从心尖的部位开始,泛着痒意,一直蔓延到尾椎。

    苏念被他一只手毫不费力提起来,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,让浑身发软的苏念只能瑟瑟颤抖,毫无抵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苏念这时是真的害怕,怕被人发现自己身体的秘密,尤其是江城。

    刚开始大家还会因为愧疚而照顾苏念,可是后来苏念利用自己身体上的优势,不择手段去引.诱喜欢苏瑶的人,

    江城性子乖张,原本就不喜欢苏念,加上苏念那些疯狂的举措,做了很多让苏念难堪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念不敢想象如果让江城知道了这个秘密,后果会是怎么样。

    手腕上的力量在继续加重,

    下颚也被毫无预警的抬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为……!”

    苏念愤怒的抬起头,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凶悍一些!

    “江城,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白的几乎透明的肌肤,一片艳.色,红红的嘴巴微微张着,眼睛湿.漉,像是月色下的湖面,所有的一切都揉碎在波光里,旖.旎惑人,

    随时会哭出来的可怜。

    这是生气应该有的表情?

    空气中的甜味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少年微微弓腰,一个手掌的距离,能清晰的看见少女脸上每一个表情,毫无瑕疵的小脸,连眉骨都透着艳,

    心脏部位瞬间一麻,

    江城像是被手下的肌肤烫了一下,瞳孔猛地一缩,手上的动作也蓦然一松,

    瞪着眼睛,鼻息不断的加重,见过一样的表情,双手抄着口袋一言不发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苏念跌坐在地上,揉着带着湿意的眼眶,半天缓不过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苏念没跟任何人说起,

    第二天在餐厅看见江城,苏念攥紧手指,生怕江城说出什么奇怪的话,

    可是江城却一改之前的张狂,双手抄着口袋沉默的走进餐巾,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江城哥哥,我和念念一会要出去,你送我们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江城坐在椅子上,苏瑶站在他的身后,双手搭在椅子上,脑袋几乎是挨着江城的脖颈处。

    江城转过头,抿着好看的嘴唇,眼神不期然的撞上苏念。

    苏念下意识伸手摸着耳尖,挡住江城沉的吓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没空,你让司机送你去。”

    苏瑶吃惊的瞪大双眼,这还是江城第一次拒绝她,从小到大,几个哥哥当中,就属江城最护着她。

    “江城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苏瑶伸手想要挽住江城的胳膊,江城却忽然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苏瑶气鼓鼓的跺脚。

    少年的身体,已经有成年人的影子,站在苏念面前,就跟一座山一样,压的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苏念侧身让开,江城的脚步一顿,微微垂眸,余光里,只能看见少女柔软的发顶,抖动的耳尖,

    好像鼻尖还残留着昨晚那股若有似无的味道。

    少年抄在口袋里的手,攥紧,精致的下颚角也紧绷着。

    苏念靠着墙,把自己当空气。

    少年的身影消失在餐厅,苏念深深的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……

    “念念,江城哥哥不陪我们去就算了,哼,我以后再也不找他了!”

    扎着马尾辫的苏瑶,即使生气的样子,也漂亮的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就我们俩去也可以的,不要生气了,瑶瑶。”

    苏念弯着眼睛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美好的苏瑶为什么要去嫉妒呢?

    像江家这样的客户,一般都是专业顾问□□,怎么敢让江家的大小|姐亲自过来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江家宝贝这个小姑娘跟眼珠子一样。

    苏瑶也很少来这种地方,

    正好放假,想着可以像学校里其他同学一样,和苏念一起逛街,聊天,和朋友一起做喜欢的事情,

    想想就觉得开心。

    装修高档奢华的专业机构,只要你想,什么都会有。

    苏瑶正坐在沙发上和造型师讨论。

    苏念坐在一边,几位专业的服务人员恭敬的站在一边,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服务人员脸上带着职业性的笑容。

    小姑娘穿着运动服,皮肤雪白,小鹿一样湿.润的眼睛,一眨一眨的,软萌无助,服务人员捏着手指,就怕一个忍不住去拍拍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工作人员,哪个眼神不是又毒又辣。

    在刚看见小姑娘的时候,心里都忍不住惊叹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皮肤,阳光下白玉一样,还微微泛着粉晕,而且还是素颜,

    连一旁原本就白皙的苏瑶小|姐,恐怕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请问这里可以做美黑吗?”

    服务人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“请问这里可以做美黑吗?”

    小姑娘乖巧的坐在沙发上,好脾气的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瑶的目光也落向这边。

    少女腰背挺直,双腿并拢微微倾斜,双手放在膝盖上,只能看见粉嫩的指尖,粉糯的小脸仰着,目光里带着微微羞涩,

    非常标准的名媛姿势,是只有上流社会才能培养出来的矜贵。

 “大哥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苏瑶无措的站在沙发边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显然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的原因,我也不知道会过敏,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,瑶瑶你不要害怕。”

    苏念弯起眼睛对着苏瑶笑,带着歉意,试图安抚惊恐的苏瑶。

    只是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实在没什么说服力,

    江薄年站在窗户边,穿着白色衬衫,双手放在腰上,光影透过玻璃,一半在阳光下,一半阴影,有种黑白水墨画写意的美感,带着薄凉。

    苏瑶心里慌乱,虽然大哥江薄年从来都是这样寡言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但是明显能感受到他身上隐隐的怒意,

    是因为苏念,对吗?哥哥。

    苏瑶紧咬着嘴唇,怕自己真的哭出来,她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。”

    家庭医生站在一边,目光看向窗户边的男人

    他做江家的家庭医生已经很多年了,还是第一次被这个男人亲自叫过来,

    电话里的语气,让家庭医生到现在后背还冒着虚汗。

    “苏念小|姐没什么大碍,就是这段时间在饮食上要多加注意一些,”

    医生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少女,乖巧的模样,原本粉白的小脸,红肿一片,从额头到脸颊,连耳后也一样,

    连家庭医生都觉得后怕,要是真的出什么事情,这张脸以后恐怕就毁了。

    好在只是看着严重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“药膏每天早晚各一次,大概半个月左右红肿就能消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江薄年的语气淡淡的,听不出什么情绪,家庭医生微微曲腰点头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实木门被佣人带上,连苏瑶都出去了。

    静谧的房间里只剩下江薄年,还有惨不忍睹的苏念。

    江薄年一直没有说话,让人窒息的氛围,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苏念忍不住小声对着男人道歉,像做错事的孩子,低着头,不安的搅着衣袖,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江薄年对上少女的脸,目光沉沉,嘴唇紧抿,

    随即抬起手,解开衬衫上的第一颗纽扣,露出修长的脖颈,干净的喉结上下滚动。

    他走到沙发跟前,双手撑在沙发背上,俯视。

    少女身后墨色的长发从两边倾泻下来,微微遮盖住那张让人深吸一口气都止不住怒意的小脸。

    男人放在沙发上的手,骨节分明,贵族的白,此时隐约能看见上面鼓起的青筋。

    江薄年给人的压迫感太强烈,没人能扛得住,

    她只是想变的不那么让人注意,这样就不用那么辛苦的掩饰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她居然对美黑霜过敏……

    作死是要付出代价的……

    更没想到江薄年对这件事反应这么奇怪,即使出于愧疚的心里会担心她,

    但是独独留下她,让苏瑶出去,

    他到底在想什么?怕在苏瑶面前教训她,会让她没面子吗?

    江薄年垂眸,只能看见那双小鹿一样的双眼,湿。漉.漉的,带着不安,

    只有做错事情的孩子才会有这种反应,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攥紧手下的沙发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听不见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们担心了,哥哥要是生气的话,就惩罚我吧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苏念战战兢兢主动承认错误,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也没等到男人的回应。

    她不安的抬起头,背着光的江薄年,双手撑着沙发背,站在她面前,目光沉沉的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书里江薄年生性薄凉冷厉,做事杀.伐果决,苏念从来没有遇到过像这样的人,

    光是一言不发的站在这里,就让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自从她来到这里,每天过的战战兢兢,就害怕一个不小心,发生什么让她无力招架的事情,

    她想回去,可是她知道她可能再也回不去了,

    这样的念头,让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力过。

    女孩子惨不忍睹的脸上,那双小鹿一样的双眼,慢慢的蓄满泪水,垂眸,消瘦的肩膀也在克制的颤抖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怕了?

    江薄年忽然站直身体,绕过沙发走到苏念面前,

    脸上面无表情,缓慢的解开精致的袖口,挽上去,露出精瘦有力的手臂,领口的扣子也被解开到第二颗,

    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心里的那股燥意。

    苏念被吓的心脏猛的一缩。

    江薄年不会是真的想教训她吧……

    她以后不作死了行不行……

    “哥哥,对不起,我错了!”

    认错的态度诚恳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只是江薄年不为所动,弯腰半垂的眼睫,一瞬不瞬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江薄年身上散发散发出来的气场实在太过骇人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苏念的心跳是停顿的,被吓的。

    两人的距离很近,

    近到能看见江薄年那双永远睥睨的眼睛里,是暗不见底的深渊。

    苏念下意识的闭上眼睛,壮士断腕一样的神情,

    直到脸上传来一阵冰凉。

    男人垂着眼睑,俯身在她的脸上涂抹药膏。

    苏念的心蓦然的一松,随即揪紧,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,近到几乎能闻到彼此的呼吸,

    干净凛冽的气息,

    从远处看,江薄年的身影已经完全把她遮盖住,严丝合缝,让人窒息的距离。

    苏念赶紧小心翼翼的往后挪动,

    江薄年上手的动作一顿,随即继续,

    “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,听起来就压迫人的神经。

    饶是没跟江薄年相处多久,苏念也能感受到,江薄年是真的在生气。

    苏念乖乖的坐着,再不敢乱动,垂着眼眸,目光从江薄年的滚动的喉结,到被解开的纽扣。

    初夏的季节,房间里常年被设置恒温的状态。

    少女的身上一直穿着长袖运动服,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因为紧张,原本就红肿的脸越加的红,

    小小的唇珠也红的充血,水润饱满,低垂的角度,雪白的脖颈,嫩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江薄年的目光没有一丝遮掩,坦然直接。

    女孩子身上是不是都会有这种若有似无的甜味?

    不是香水味,也不让人讨厌,甚至有些让人上瘾。

    苏念的双手攥紧身下的沙发,连呼吸都要停止了,

    这药什么时候能抹完……

    回到房间的苏瑶,失神的靠在门上,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在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不只是因为苏念肿起来的脸,还有苏念所有让她感到不安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苏念……”

    苏瑶红着眼睛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听说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的门被毫无预警的打开,桀骜的少年站在门口,已经到嘴边的话也被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两人同时回头,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坐着,一个站着,高大俊美的男人几乎是笼罩在少女的身上,非常亲密的姿势。
标签:

显示全部

收起

相关热门文章
热门推荐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
最新更新 | 文章排行 | 网站地图 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