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文化 > 

女生睡觉去弄会不会醒 骑蛇难下(双)金银花露

时间:2021-10-15人气:0编辑:
周围赶海的人越来越多,王琅抱着林琦在他耳边小声问:“回去吧?”
  “嗯。”林琦抬手想揉眼睛,却看到了自己手里的贝壳,于是扭头问王琅,“你的?挺好看的。”
  
  “昨晚你睡觉的时候我捡的。”王琅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,“走吧,要不你该迟到了。”
  林琦点头,偷偷把那个贝壳装进自己裤兜里。
  
  到了学校门口,天色才算是大亮。
  又是王琅先翻过院墙,然后林琦横着掉到他怀里。
  
  “比昨晚重了,看来吃不少啊。”王琅逗他,伸手捏小笨蛋的肚子。
  林琦一边笑一边躲,脖子一偏,一大片红色的痕迹落入王琅眼里。
  
  “怎么了这是?”王琅皱着眉头拿手蹭蹭,“怎么红了这么一大片?”
  “什么?”林琦掏出手机当镜子照了照,扁扁嘴,“不知道,大概昨晚吃海鲜太多,过敏了吧。”
  “不疼吧?晚上我帮你买点脱敏药过来。”王琅帮他把衬衫扣子扣好,“多少能挡挡,行你回去吧,晚上我再来看你。”
  
  林琦回了宿舍,推门被吓了一跳:“叶子宁你吓死我了!我以为老师呢!这么早你坐在桌边干什么?”
  “昨晚去哪了?”叶子宁抬眼问他。
  “跟同学出去玩。”林琦倒在床上伸懒腰,然后又爬起来准备去洗澡。
  
  纤白的脖子上那暧昧的红色痕迹,像是最灼热的火焰,烫伤了有心人的眼。
  
  “今晚他还来给你送吃的啊?”叶子宁假装不经意的问。
  “嗯。”林琦点头,叼着牙刷进了洗手间。
  
  校服外套就留在床上,银色的手机,隐隐露出一个角。
  
  王琅回了酒店,洗完澡准备补觉,就听手机滴滴响。
  打开短信一看,小笨蛋发来的,今晚要集训,不要自己送饭了。
  “切,大晚上的还要学习!”王琅把手机扔到一边,抱着被子睡觉。
  
  晚上八点,林琦照旧偷偷跑到后操场,在那个昏暗的小路灯下等王琅。
  咦,平常他都是提前来的,今天怎么迟到了?
  打个电话问问吧。
  手机刚掏出来,却被人一把夺了过去。
  
  身前的男生满脸怒火,浅金的头发,琥珀色的瞳仁。
  “叶子宁?你在这里干什么,手机还我。”林琦被吓了一跳。
  叶子宁扬手,把手机扔到了一边的水沟里,眼里满是阴冷。
  
  林琦一愣,觉得事情有些不对,于是扭头想跑,却被他一把从领子上拽了回来。
  “你干什么?”林琦双手被他固定在墙上,动也动不了,急得到处看。
  “你在找他?”叶子宁冷笑,“你喜欢他?”
  “要你管!滚!”林琦拼了命的挣扎,却被一拳打到了太阳穴上,顿时整个人都昏昏沉沉。
  
  迷糊间,耳边传来衬衫被撕开的声音,地上很潮,整个后背都觉得冷,一直冷到心里。
  
  “混账!”
  ……王琅的声音?
  
  “林琦你没事吧?”感受到自己被人抱在了怀里。
  想说话,可是张不开嘴。
  
  王琅疯了一般,抱着林琦就往校门外冲。
  本来想着买了脱敏软膏送去他的宿舍,可是刚一□□进来,就看到自己的小笨蛋正被那黄毛压在地上,衣衫不整,紧紧闭着眼睛。
  于是整个人都没了理智。
  
  等林琦醒来的时候,床边守着王琅,还有物理老师,教务主任。
  
  第二天,叶子宁就悄无声息的转了学。
  
  “那个死变态!”王琅端了水杯往林琦嘴里塞药,“这一个月你在家休息吧。”
  林琦木然的喝水,低了头不说话。
  自从自己醒来,王琅就一直在自己耳边骂叶子宁。
  翻来覆去,也就是那么几句,死变态,人渣,混账,同性恋,恶心!
  同性恋,死变态,恶心。
  
  “王琅。”林琦抱着杯子问他,“你真的觉得同性恋恶心?”
  “当然,放着漂亮小女生不喜欢,跑去喜欢什么男人!”王琅一脸的嫌恶,“变态么这不是,多恶心啊,两个男人拉手亲嘴,噫。”
  
  “……是,挺恶心的。”林琦自嘲的低下头,笑的比哭还难看。
  “你以后离那些人远点啊。”王琅把林琦拖下床,“今天天气不错,带你出去走走吧。”
  “好。”林琦点头,看王琅蹲着给自己系鞋带。
  
  他还是对自己这么好,可是自己心里,却再也不敢有任何期望。
  
  “林琦你想不想吃冰激凌?”
  “林琦你想不想去电玩城?”
  “林琦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
  “林琦你怎么了?”
  大街上,王琅一直在不停的说话。
  “没什么。”林琦抬头,笑着看王琅,“就是有点晕,我们去巷子里那家小店吃红豆冰吧。”
  “行,你要想回家就告诉我啊。”王琅点头答应。
  
  两人刚一拐进巷子,却看到叶子宁正在往过走。
  
  “呵,约会呢?”叶子宁冷笑着看林琦,“怎么没精神,昨晚又和他折腾了一夜??”
  “滚!”王琅上前,狠狠一拳砸到他脸上,“你他妈以为人都像你,死同性恋!”
  “我死同性恋?你不也是。”叶子宁也没还手,只是伸手擦掉自己唇边的血渍。
  “呸,老子才不是变态!”王琅狠狠的瞪着他。
  
  “你……觉得同性恋变态?”叶子宁皱眉,嘴里虽然问的是王琅,眼睛看着的却是林琦。
  
  林琦咬着唇,满脸都是哀伤。
  
  “当然变态,不止变态,还恶心!”王琅上前扶住林琦,“你怎么了,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  “我没事。”林琦摇摇头,拉着王琅匆忙想走,却被叶子宁叫住。
  
  “林琦,你听到没有,他说你变态,说你恶心,说你死同性恋。”
  一字一句,刀子一般割开林琦心底的伤。
  
  “你少挑拨离间,我什么时候说他了,我说的是你!”王琅想上去踹叶子宁,却被林琦紧紧抓住胳膊。
  
  “我是同性恋,你当他不是?”叶子宁像个小恶魔,直直的指着林琦,“他喜欢你,他暗恋你,他爱你,你不知道?”
  “什么?”王琅愣住,扭头看着林琦。
  
  午后的阳光很暖,林琦的脸色却惨白。
  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他胡说的吧?林琦,我,我们是好兄弟啊。”王琅有点无措。
  “他喜欢你,喜欢到每天抱着手机睡觉,喜欢到一提到你就笑,喜欢到一下课就去走廊看你,喜欢到在日记里写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。”叶子宁一点一点,剥开林琦的全部秘密,“你觉得这是兄弟?”
  
  王琅彻底愣住。
  是黄毛胡说的吧?
  可是林琦的反应,已经彻底说明了一切。
  
  他喜欢自己。
  他……同性恋。
  
  眼前的小笨蛋满眼的凄凉,连嘴唇都失了血色,让自己忍不住就想把他抱在怀里。
  可是手刚伸出去就顿住。
  现在抱了他,然后呢?然后要怎么办?
  和他一辈子在一起?开什么玩笑。
  
  林琦看着王琅停在半路的手,强挤出一个笑脸,扭头慢慢的往回走。
  看着他瘦瘦小小的背影,王琅喉结动了动,却最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  
  “林琦!”叶子宁追上去。
  “滚!”林琦回身,红着眼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。
  他讨厌我了,他觉得我恶心了,你的目的达到了,这样你满意了?
  
  “林琦。”叶子宁伸手扶着他的肩膀,想把他摇清醒,“他根本就看不起同性恋啊!你又何苦这么轻贱自己?我们试着在一起好不好?”
  “我不要你管!”林琦把他的手从自己肩头扫下来,挡了辆出租车钻了进去。
  
  王琅还愣在原地,耳边嗡嗡乱响,只听到了叶子宁咬牙切齿的一句话。
  
  “你才是混蛋,既然不是同性恋,为什么还要去招惹他?”
  
  我招惹他了么?我只当他是兄弟啊。
  可是,可是许霆和小夕也是自己的兄弟,为什么自己偏偏就对林琦那么好?
  想照顾他,想抱着他,想要他笑,想他身边没有别人。
  有这样的兄弟么?
  
  可如果不是兄弟,那又是什么?
  答案只有一个。
  于是不敢再往下想。
  
  那,就此停了吧,已经到了悬崖,再多走一步就是万劫不复。
  过阵子就是高三,学习一忙,说不定就能忘了。
  考上大学后,会有新的同学,会有新的女朋友,那时候,就更不会再想起来了。
  大学毕业后,工作,结婚,生子。
  这样才是正常啊,才是最好的结果。
 再后来,自己升了高三,他出了国。
  
  “你说咱儿子怎么一下子变这么刻苦?别学傻了啊!”晚上睡觉的时候,王阿姨有些纳闷。
  “你看你,儿子不学习不说他,他学习了你还要说他!”王叔叔无奈。
  
  隔壁的书房里,王琅还在一本接一本的做题。
  快点高考,快点考上大学,快点离开这个熟悉的环境,快点,忘了他。
  
  书架最底层压着一个笔记本,上面有林琦的手机号码和邮件地址,是一次吃饭的时候,林阿姨随手写给自己的。
  回来之后,那个本子就被压在了书柜最里面。
  
  有时候路过林琦之前的班级,总会不由自主的扭头朝里看。
  自然,再也不会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  美国,那么远,他能习惯吗?
  吃的好不好,睡得好不好,要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?
  
  偶尔会去校门口的包子铺里吃东西,刚出炉的包子热乎乎的,蒸汽经常会熏红自己的眼睛。
  “肚子饿,就都吃了。”
  一年前,曾经有人那么笨,吃包子吃到撑。
  
  上学时路过商业街,转角看到一家琴房,于是停住了脚步,看着橱窗里的钢琴失了神。
  还记得校庆上,他穿干净的白衬衣弹琴的样子。
  “王琅,你喜欢听钢琴么?”
  “王琅,以后我弹一首你能听懂的曲子给你。”
  
  街角的那间蕉叶餐厅也不见了,换成了一家酒吧。
  酒吧里有一个外国调酒师,浅金的头发,琥珀色的瞳仁,像极了某个人。
  “你才是混账,既然不喜欢他,为什么还要去招惹他?”
  谁说自己不喜欢。
  
  其实林琦走了还没三天,自己就想清楚了所有事。
  那么好的人,怎么可能不喜欢?
  只是,一辈子那么长,要是一步走错,以后要怎么办?
  所以,算了吧,忘了吧。
  
  可是林琦,我要怎么才能忘了你?
  白天上课,晚上做题,睡前听英语,原以为自己已经用尽了所有的时间,可是为什么,还是会在梦里看到你?
  
  “表哥这段时间是不是吃错药了。”洛小夕纳闷,“他想考清华还是北大?”
  “别管他。”许霆鄙视的看了王琅一眼,“白痴!”
  
  一年时间说短不短,说长却也不长。
  
  六月之后,王琅如愿以偿的接到了D大的录取通知书。
  每天打打闹闹的和同学出去吃饭唱歌,看上去快乐又无忧。
  
  “琅琅,今晚别出去了,和爸妈出去吃饭。”某天中午,王阿姨拍拍王琅说道。
  “去哪吃?”王琅无聊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  “就咱经常去的那家餐厅,和林阿姨他们一起,琦琦昨天回国了,正好你也高考完了,一起出去聚一下。”
  
  什么?王琅愣住。
  他……回来了?
  
  晚上到了那间餐厅,推开包厢门,就见林琦正坐在椅子上,低着头玩手机,听到有人进来也没抬头。
  王琅想着,要不要打个招呼?
  
  “琅琅来了,快坐快坐,正说呢怎么这么晚了还不来。“林阿姨热情的招呼。
  “还不是这臭小子,中午说得好好的,下午突然又说不来了,我和他爸劝了好久。”王阿姨不满的瞪了一眼儿子。
  
  “琦琦,低着头干什么,快给琅琅打招呼。”林阿姨推推林琦。
  
  “HI,好久不见。”林琦抬头,眼底一片淡漠。
  明明是那么熟悉的人,为什么却又觉得这么陌生?
  “好久不见。”王琅对着他笑,笑的勉强又心疼。
  
  吃完饭,几个大人还没聊尽兴,于是商量着去茶馆接着聊。
  “你们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林琦懒洋洋的把手插在兜里。
  “也行,你也跟琦琦一起去玩吧,省的跟我们在一起无聊。”王叔叔扭头拍拍自家儿子。
  
  餐厅在步行街,林琦慢慢的往回走,白色的衬衫,墨黑的碎发,跟之前一样瘦,好像长高了一点。
  “林琦。”王琅叫他。
  林琦停下脚步,却没有回头。
  
  “你,你这一年,过的好不好?”王琅问,问得忐忑。
  “好。”林琦答,答得淡漠。
  
  然后,便再也无话。
  
  路灯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,周围的路人来来去去,商场里灯火通明,热闹又喧嚣,王琅却觉得心底有点孤寂。
  走出步行街,林琦拦了辆的士,弯腰钻了进去。
  
  王琅怔怔的跟在他后面,恍惚又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一天。
  
  那个寂静小巷子,他站在那里狼狈不堪,满脸哀伤的看自己,然后也是这样,转身上了的士。
  当时不是没有看到他眼底的那丝希望,可是自己伸出去的手,还是停在了半路。
  
  这一年来,每次想到这一幕,心底都会堵得难受。
  林琦,我当时是不是应该牵住你的手。
  
  出租车里,林琦看着窗外的风景,眼眶泛了红。
  耳边一直是林阿姨的那句话。
  “还不是这臭小子,中午说得好好的,下午突然又说不来了,我和他爸劝了好久。”
  他不想来,也不想见自己。
  
  居然还好意思问自己过得好不好。
  怎么会好,怎么可能好。
  
  在国外的这段日子里,每天都会接到无数同学的邮件和电话,却独独没有他。
  刚开始还会期待,到最后,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。
  
  叶子宁也给自己发过邮件,说抱歉。
  “没关系。”自己回了他三个字。
  真没关系,自己和他,是一类人。
  一样守着一段感情,却永远也得不到。
  
  自己和叶子宁之间,偶尔也会视频聊一两句。
  
  “琦琦,算了吧,我们和他不是一类人。”叶子宁眼底有些怜悯,自己已经能放手了,可是看得出来,林琦还忘不掉。
  “我知道。”林琦笑的淡然,“当初是我傻。”
  “别苦着脸啊,没事,以后我找更好的给你!”叶子宁逗他。
  “好。”林琦笑着点头。
  
  “说什么呢?哎这谁啊?”一旁的林霄突然凑过来半个脑袋。
  “我同学。”林琦伸手把林霄推开。
  “嘿你个臭小子,你同学有什么不能让哥看的?”林霄抗议,拼命在镜头前伸脖子。
  
  “谁啊?”视频那一头的叶子宁好奇问。
  “我哥,放假无聊赖美国看我的。”林琦答,“别管他,他就是个二百五。”
  “你才二百五!”林霄很不满,对着摄像头辩解,“同学你别听我弟胡扯啊,哥哥我挺好的……”
  “哥我求你了,你赶紧回去吧!”林琦哭笑不得。
  叶子宁在一头看得好笑,心想这人是挺二百五的。
  
  在美国上了一年的学,自己认识了很多人,也经历了很多事,比之前成熟了不少,原以为已经能坦然面对过去,可为什么在看到他时,还是会有一刹那的恍惚?
  
  想起他曾经那么亲昵的抱着自己一起看日出,想起他为自己做过的所有事情。
  林琦,你冷不冷?饿不饿?累不累?
  那些温柔宠溺的眼神和无微不至的关怀,让自己无可救药的弥足深陷,眼看着就要握住他的手,却被他狠狠一脚踢开。
  才明白,原来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。
  
 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,拉着你走到沼泽中,却又半途松了手。
  王琅,叶子宁说的没错,你就是个混蛋!
  
  “小伙子,你是不是晕车啊,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司机师傅关心的问,“要不要我停车你缓一下?“
  “不用了。”林琦回神,“没事,就是有点感冒。”
  
  手机滴滴响,打开一看,是王琅发来的,三个字。
  对不起。
  
  呵,他说对不起。
  在一年后说对不起。
  
  合了手机,继续看窗外的风景。
  
  王琅发完短信,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林琦回只字片语。
  于是苦笑,靠在床上看手机里的照片。
  穿白衬衣的少年眉眼弯弯,笑的那么好看。
  
  打开电脑,里面都是自己和他的照片。
  自从他走后,自己就再没看过,可是也没舍得删除,就那么放在电脑里。
  
  两个人一起做饭的,一起赖床的,一起整理屋子的,一起去游乐场的,一起去看电影的,一起唱K的,一起学习的。
  突然就有点羡慕原来的自己,居然可以和他亲密至此。
  
  回忆铺天盖地的涌上心头,这也叫忘记?
  事实摆在眼前啊,一年之后,自己非但没有忘掉他,反而更想他。
  
  所有的谎言,都在今天看到他的一刹那灰飞烟灭。
标签:

显示全部

收起

相关热门文章
热门推荐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
最新更新 | 文章排行 | 网站地图 | |